渥太华围棋学校                                       

 

加拿大围棋网 > 网上课堂 > 耀宇围棋专栏

 

 

世纪名局,秀哉白160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7年9月  胡耀宇

 

世纪名局,秀哉白160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篇关于新布局革命的文章登出后,大家在后台和评论区都很踊跃留言,我发现大家很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秀哉执白的第160手,到底怎么回事?今天我就跟大家聊聊吴清源和秀哉这盘世纪名局:

先从用时说起吧,现在国内外慢棋比赛,最长用时是应氏杯,每方三个半小时。而秀哉和吴清源这盘对局的双方规定用时是每方24个小时,对,你没眼花,是24个小时。这个用时,你不用下棋,在那坐着,都坐不住。但在那个年代,这个用时还算是短的。

24个小时的用时,两位棋手加起来有48个小时下棋时间,中间棋手总要吃饭休息睡觉的,所以比赛是允许中断的,这在当时叫“打挂”。一盘每方24小时用时的比赛,一般要五六天才能下完。

之前我提到过,本因坊秀哉已经60岁的高龄了,棋界无论从老人家身体方面,还是保证棋局质量的考虑,一定要给秀哉充分休息的时间,所以秀哉的比赛要比一般比赛下的天数要多,那这盘棋最后到底下了多长时间呢?吴清源在回忆录中写到:

“1933年10月16日开始的比赛,不断的中断之后,结束时已经是第二年的1934年的1月29日了。一盘棋居然下了3个半月。”

三个半月,一部长篇连续剧都早播完了,怎么会如此长的时间?
 

这事很有意思,吴清源虽然今后是一位宗师级的人物,但在当时还是一位江湖上的年轻后辈。而秀哉不仅是江湖第一门派的掌门人,更是当时的武林盟主。在等级森严的江湖门派时代,武林盟主是可以享有VIP特权的。什么特权呢?

秀哉享有随时中断比赛的权利:就是比赛开始后,无论何时,他都可以提出让比赛打挂,然后回家休息,这一休息,少则几天,多则一个星期。而吴清源非但没有提出打挂的权利,还必须无条件接受秀哉提出的“打挂”。从对弈公平的角度来看,这个比赛的规则对吴清源来说是很不公平的。而且对局体验也很不爽,下棋是一种手谈,有时候你下了一步让对手很难应的棋,看着对手苦苦思索的样子就很享受,但结果对手说:“你等着,咱们一周后再见”,估计你的心情都坏了一半。那这盘棋一共中断打挂了多少次呢?吴清源在回忆录中写到:

“这盘棋打挂了13次,在14次重开比赛后,终于结束了。”

13次打挂!其中有一次打挂更是有趣,两位棋手坐在棋盘前开始接着上次的中断之处对局,等了一周的新闻媒体纷纷赶到,准备看好戏。结果呢?吴清源写到:

“我下了一步预先想好的棋,结果名人(秀哉)长考了三个半小时后,最终还是没有下子就回家去了。”

三个半小时没落子,然后回家了,估计新闻媒体朋友晕倒了。就在不断的打挂中,棋局进行到159手,当时吴清源局面优势,秀哉再次提出了打挂。一星期后下出了白160,绝妙的一手!就是这步棋扭转了乾坤,成为本局的胜着!由于这步棋太妙又太关键了!所以在事后引来了巨大的争议。吴清源写到:

“实际上,担任日本棋院副总裁的大仓喜七郎先生好像事先就知道这第160手的妙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比赛的前一天,他请木谷先生和我吃饭。在回来的路上,大仓先生很无意地问了一句:”名人如果下在那儿怎么办?”

因为大仓先生是业余爱好者,所以当时我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但第二天,名人果然那样下了,我很吃惊。那手棋的确十分妙!”

据说,名人的弟子都聚集到名人家中,大家一边讨论,一边考虑对策。这160手的妙招,后来听说是名人的弟子前田陈尔五段发现的。”

而本因坊一门在事后,极力否认秀哉白160这手棋是本门弟子前田陈尔发现的,他们表示:“那绝对是毫无根据的事情!”到底在白160手下出来的前一个星期发生了什么?成为了一个谜。
 

但无风不起浪,在历史上流传的多个版本中,这盘世纪对局,“吴清源以一人之力对抗本因坊一门”的说法占了大多数。

我有时会在想,江湖第一大派的“本因坊”掌门人,面对当时还是年轻后辈的吴清源,为何要以一门之力来下这盘棋?其实这样做是很亏的,因为不管事实怎么样,你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像是一门之力对付吴清源一个人,传到江湖上,是很损第一门派声望的!而且下到黑159手时,全国棋迷都知道白棋的形势还不好!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明知这样做很吃亏,为什么还要做呢?我看有不少说法是秀哉本人的人品有问题,我虽然不知道秀哉是不是一位有风范的大宗师,但从我知道的两件事上看,他似乎不像是个人品很坏的人:

1:第21世本因坊秀哉在其金盆洗手引退江湖后,没有将掌门之位世袭传给门下弟子,而是将“本因坊”捐给了日本棋院,从此,几百年来的江湖门派时代落幕,更开放,更商业化的新闻棋战时代开始。围棋的发展由此步入新的时代,后来一直是日本三大棋战之一的”本因坊“战就是这样由来的。

2:在四年后的秀哉引退赛中,他的对手木谷实提出了对比赛规则修改的要求,这些要求等于剥夺了秀哉VIP的特权。当然,木谷实为了让比赛更加公平,提出这些要求是很合理。但从秀哉的角度来说,他自从继任掌门之后还未尝败绩,若是为了自己声誉考虑的话,完全可以不答应,以“不败”的名誉退隐江湖。更何况当时的秀哉身体状况很差,我记得这盘对局每方用时是40个小时,一盘棋下来,真是呕心沥血!所以这盘棋因为秀哉的健康原因,就中断过四次。秀哉既然答应了,说明他很在意这棋艺生涯的最后一局棋,一位棋士的最后一战。引退棋结束三年后,秀哉就去世了。

所以如果秀哉真的以一门之力对抗吴清源一人,我觉得原因很可能是:

“本因坊秀哉不能输”

不能输的原因是什么呢?作为江湖第一门派,掌门人代表着本门最高水平,若是输给一位江湖年轻后辈,在当时的江湖门派时代,对本因坊的声誉会带来负面影响。不过当时的吴清源虽然年轻,但其实力已经跟学会独孤九剑的令狐冲一样,战胜任何超一流高手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秀哉还真未必搞的定吴清源。因此单单只是输给吴清源的名誉问题,还没到输不起的地步。关键是两个额外的原因:

1:吴清源面对本因坊掌门人,下出了与本因坊一门所教的布局理念背道而驰的“星位,三三,天元的开局,尤其“三三”更是本因坊门的“禁着”。虽然吴清源只是单纯的想试一下新布局,但在当时的年代,秀哉及其门下众弟子看到后难免会有一种“砸场子”的压力。

2:在1933年的国际历史背景下,给吴清源和秀哉这盘对局带来了不一样的意义,也许本因坊门只是把这看做是一场围棋江湖上的对决,但没准当时的整个日本社会,会给本因坊门带来极大的压力。

而专注于围棋本身的吴清源当时只是把这盘棋当做是很普通的一场比赛,直到有一次他出对局室上洗手间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隔壁观战室中本因坊门下众弟子如临大敌的样子,才意识到这盘棋背后的气氛不太对。

《读卖新闻》因这个比赛而销量暴涨,但对局双方可是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还好最后的结果算是和谐,吴清源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并且以此契机奠定了新布局发展的基础;而秀哉最终赢了2目,为本因坊一门保全了颜面。
 

我们没有《权利的游戏》中布兰的回看技能,所以白160手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无从考证了。但是,为了避免其中的争议。让比赛更加公平,在这盘世纪名局结束之后,“封手”被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提出来,“封手”是指在比赛打挂或中断的时候,对局者在离开棋盘前需将下一手写下来,然后放在信封中封起来交给裁判长保管。”这个提案得到了棋界的重视,吴清源写到:

“过了四年,秀哉名人的引退棋是和木谷实先生下的。那时,木谷就强烈要求采用“封手”制度,结果终于得到实现”

在那个新老交替,时代变幻的年代,以吴清源,木谷实为代表的年轻新锐,不仅在技术上给围棋界带来了新布局的革命,在围棋对弈规则的公平性上,也积极争取,给围棋界带来了更公平,更新的对弈规则。并知行合一,为之坚守。
 

围棋是竞技,无论是当年吴清源与秀哉的“星位,三三,天元”之局,还是后来的10次擂争十番棋,棋手们为了争胜负,都是站在悬崖边上用生命来为之拼搏。

围棋也是文化,一场胜负,大则事关一个门派的声誉和存亡;小则事关一位棋手的收入和江湖地位。但当胜负与公平的对弈环境相冲突时。棋手们会毅然选择坚守后者。胜负固然重要,但胜负之外的围棋艺术和精神更重要!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先辈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有时候,比赛中午封盘的时候,我会听到一些棋手在公开场合与别人讨论自己的棋局,其说话的状态是那么的自然,仿佛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年本因坊一门面对事关本门命运的那局棋,私下有没有讨论棋局这我不敢说,但起码人家公开场合还是很有敬畏心,不敢随意的讨论棋局吧。

作为一名职业棋手,不仅要将围棋竞技的美展现给社会大众,也要将围棋的文化之美展现给大家。当围棋竞技之美和文化之美相结合,围棋才能更好的持续发展下去!在这一点上,我辈中人自当共勉。

 

 

 

     

Copyright © 2017-2018 Weiqi.c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