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围棋学校                                       

 

加拿大围棋网 > 网上课堂 > 耀宇围棋专栏

 

 

2005年应氏杯决赛第三局!常昊放下了什么

 

2017年7月  胡耀宇

 

2005年应氏杯决赛第三局!常昊放下了什么(上)

2005年3月3日,北京昆仑饭店。第五届“应氏杯”决赛五番胜负第三局将在这里上演!争冠的两位棋手是中国围棋“皇太子”常昊和韩国名将崔哲翰,在3个月前的决赛前两局,双方战成了1比1。3月3日的决赛第三局,大家特别的关注!同时心情也很复杂,既期盼又担心。期盼的是希望中国围棋能夺取世界冠军,从1995年马晓春首夺世界冠军开始,一直到现在10年了,中国围棋仅仅只获得了3个世界冠军。大家太需要一个世界冠军来振奋人心鼓舞士气了!而大家担心的是,在1月8日的“丰田杯”决赛决胜局中,常昊在很大的优势下,由于心态出现了波动而被韩国天才少年李世石逆转。这是常昊第六次冲击世界冠军未果,也是最接近世界冠军的一次。作为一名有责任心的领军人物,这个打击是巨大的!所以,大家很担心常昊在短短的两个月内,能否走出“丰田杯”惨痛失利的阴影?

职业棋手,都是胜负师,没有胜负之心,是无法在自小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但当常昊这位大胜负师刚刚在1月8日经历了职业生涯最惨痛的一次失利后,不仅要积极养伤,更要面对两个月后又一次大胜负时,是逃避?还是面对?面对,又该如何面对?这时候大家都明白:“要学会放下”,但放下什么?如何放下?当你想着放下的时候,很可能你已经失去平常心了?这就像盗梦空间中的一句经典台词:“如果要让他想大象,那就告诉他不要去想大象。”

我作为比赛现场研究室的亲身经历者,先带大家回到12年前的3月3日这一天,去看看这盘棋发生了什么:

局面进行至此,由于之前常昊白78挖的妙手,黑中央四子被吃,局势不利。崔哲翰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顾右边黑大块在白包围圈中未安定的因素,黑91直接在左上角二路点试白应手!他希望白棋在A位跟着应一下,将来留下吃白圆圈两子的手段,然后再补厚中央。白若是不走,黑下一手在A位一并,左上价值40目的白角全部阵亡。虽然心情上很想针锋相对的脱先攻黑右边大块,但是左上角欠着一块价值40目的死棋,风险也是很大的!况且这个局面白棋并不差,常昊面临抉择,拼?还是不拼?

"虽然在A位跟着应,我的局势也不差,但当时有一种:“既然你敢不补,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的心情,所以也不顾左上角近40目价值的未活之棋,决定争锋相对的在白92位先攻黑棋右边大块!”常昊局后回忆这一刻的感觉。在如此重大的比赛中,若有一丝对胜负后果的牵挂,是很难有勇气置左上白大块不顾而先攻黑右边的,要知道,万一攻击落空了,风险是巨大的!但常昊这时候却没有“万一”这个概念,而是只有“见招拆招”的当下感!从白92这步棋已经可以看出,常昊的集中力已经完全在棋中,棋盘外的事情他早已抛之脑后。

这是数手后的局面,右边白棋通过攻击,已经把黑大块的棋形冲破了,黑不仅尾巴要掉,本身大块就算再下一手,也是无根之棋,这时候,崔哲翰真敢拼,居然再次脱先!黑99并!将左上白价值40目的大角全部装兜里,与常昊一赌右边黑大龙的死活!其实黑右边大龙是真危险,但崔哲翰既然敢赌,就一定有他的原因。

既然小崔敢再脱先,常昊自然只有拿起屠刀,白108断后,黑右边大块已经阵亡,白吃掉黑右边大龙的所得足以弥补左上白角的阵亡所失。记得我当时在研究室看到这里的时候,觉得常哥有望拿下。但我低估了小崔,如果小崔就此罢休的话,那就不是号称“毒蛇”的崔哲翰了!小崔正在酝酿一个庞大的计划!

通过一系列弃子,黑在中央多了好几颗子,黑125尖三三!夺白左下四颗子的根据地!当初左下悠然自得的白四颗子,突然发现被黑棋重重包围了!这四颗白子一旦被黑全部鲸吞,那当初吃黑右边的大龙将得不偿失!崔哲翰这个计划真是够狠!胆子也够大!常昊迎来了本局最大的考验!而且是不容有一步失误的考验!记得这个时候,双方已经鏖战了近7个小时了,都已进入将要罚目的状态(每方3个半小时基本保留时间已用完),但这时候,罚目已经无足轻重,关键是左下大块能否做活。

双方在这个局部都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去计算,当时在研究室现场有很多关心棋局的朋友问我,这棋白棋能活吗?我回答:“完全看不清,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吧”,的确,别说当局者,我这个可以在棋盘上摆的旁观者,摆了半天都没有摆出到底能不能活?由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研究室里的人们都围着我,希望我能摆出一个结果出来,但变化实在太复杂!我很难摆出确切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我这个摆棋的人都感到体力不支了!我不禁从团团围住我的人群中杀出,跑到研究室外面透透气,一边透气一边在为常哥担心:“研究室的气氛都已经快凝固了,这对局室该是弥漫着什么样的杀气啊?相对来说,这种极度复杂的大型死活题,不是常哥的强项,而且,已经7个小时了,我这个23岁的年轻人摆棋都摆的缺氧了,常哥的体力还行吗?他的注意力还能保持专注吗?可这个局部又不容许有任何的闪失!”我在外面透了半天气,感觉脑子没那么缺氧了,带着一份担心再次杀回人潮涌动的研究室......

白132靠!绝妙的最强手!常昊经过长考后下出了最强手!而且这步棋非常有迷惑性!现在,难题抛给了崔哲翰,黑棋下一步是关键!崔哲翰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黑下一手,崔哲翰长考了45分钟才落子,这45分钟里,我由于处于又饿又缺氧状态,不得不利用到室外透气的时间抓紧吃些点心垫肚子。当时我们都很担心黑棋在A位粘,这样变化将十分复杂,我当时反正是摆不清了。正当我们正在激烈讨论变化的时候,崔哲翰终于落子了,一招定乾坤!只不过定的是自己的乾坤。

崔哲翰估计是先缺氧了,黑133挡!败着!常昊抓住机会白134一夹!黑已无法杀白。这时候,双方已经战斗了近9个小时了,9个小时的鏖战搏杀,一招分出了胜负。

崔哲翰号称“毒蛇”,棋风犀利,又年富力强,当然不会是真缺氧了,他算了45分钟的确算到了几乎所有的变化,却唯独漏算了一步棋,那就是白150!唯一的做活妙手!可见这里攻杀变化之复杂!一步漏算,满盘皆输!局后我跟常昊交流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已经算到了白150这步棋!近8个小时的鏖战后,在不容有失的复杂计算中,不仅能保持头脑清醒,关键还算到了白150这步绝妙手。这么重要的比赛,常昊若没有在这一刻全心投入到棋盘中,达到“忘我”的地步,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由此可见,常昊已经做到了放下棋盘外的杂念,一心一意在棋局中下自己的棋。

第三局虽然不是常昊的夺冠之局,但是从其内容和意义来说,它不仅是五番胜负中的“天王山”之局,更是从中看到了常昊的蜕变!常昊一旦真正做到了战胜自我,那就势不可挡了!果然,在3月5日的决赛第四局,常昊再接再厉,执黑3点胜崔哲翰,突破了自我,也使中国围棋取得了突破!记得宣布常昊获胜的那一刻,研究室里满满的人群全体起立鼓掌,为常昊鼓掌!为中国围棋鼓掌!2005年3月5日常昊应氏杯夺冠突破,是中韩围棋命运的转折点,中国围棋由此吹响了反击的号角!在之后的12年中,中国围棋夺取了31个世界冠军。

最近,我准备写一个关于历史棋局的专题,当回首再看12年前这盘棋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从1月6日”丰田杯“痛失夺冠良机,掉入职业生涯最低谷,到3月5日站在职业生涯巅峰,这短短的两个月不到,常昊,他是怎么做到真正放下的呢?要知道,1月8日败走“丰田杯”后的这段时间里,虽然大家内心都在为常昊加油,但可以看出,大家对常昊的期望值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当时无论是网络还是媒体,都觉得常昊要想在短短两个月内走出阴影是很难的,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总结常昊的性格将注定失败了!一般人在这样内外交困的压力下,明知道不能去想这些杂念,但真正要做到是很难的!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与常哥进行了交流,想听听他的想法。

我问常昊:“常哥,当年丰田杯失利到应氏杯登顶,短短的不到两个月内,你是做了什么心理上的调整?居然可以有那么大的改变?”

常昊说:“丰田杯赛后的一个星期内都没有缓过来,甚至一度怀疑自己还能赢棋吗?”一个星期后,慢慢的想通了,但这时候开始要面对一个最现实的问题:两个月后的“应氏杯”决赛。以前6次世界决赛前,我都会预先做好各种心理准备,以备不时之需。尤其是丰田杯决赛,是我自己感觉心理上准备的最成熟的一次,因为我在这之前是经历了一年多的低谷期再次东山再起的,所以觉得自己的心智应该非常成熟了!但没想到在决胜局中出现了潜意识的问题。既然已经没有比这次输得更惨的了,那我在心理上还有啥可准备的了,就那样吧,爱谁谁。但有意思的是,抱着这样无所谓的想法,我意外的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一次的备战更专注于围棋技术本身!而且吃得下睡得好,体力的储存非常好!以前老想着怎么学会放下,结果老放不下,这次连放下这个念头都懒得去想了,反而全放下了。”

我问道:“那是什么原因让你能够做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

常昊说:“时隔10年,我也慢慢发现,一定是有什么更深层的原因导致了我的彻底放下。我觉得,自从我10岁进国家少年队开始,大家就一直对我寄予厚望。当年属龙的聂老开疆辟土,年轻他12岁也属龙的马老首夺世界冠军,而我则年轻马老12岁也属龙,中国人的文化很讲究传承轮回,所以无论是从我的成绩还是一种命运的暗示上看,大家都觉得常昊不仅仅是要拿世界冠军,更是要超越他的前辈,拿更多的世界冠军!这些厚望是对我的肯定,但是,可能是我生来就是很有责任心的人,所以这些正面的厚望到了我这里,反而变成了我的思想包袱。这种包袱,甚至已经变成了我的潜意识,一直伴随我成长,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直到我自以为我心智最成熟的那次丰田杯中,在离胜利最近的时候,潜意识跑出来捣乱了。之后,由于在丰田杯上表现太糟糕!大家虽然都还在鼓励我,但我能感觉到,大家已经对我多年来寄予的厚望,已经慢慢消失。当然,还有更极端的还觉得我已经是扶不起的阿斗了。但正因为大家对我寄予的厚望慢慢消失了,我多年来的潜意识包袱反而没了!我的内心更自由了!由于我本来就是喜欢下棋并且有责任心的人,内心自由后,我反而更加纯粹的沉浸入围棋本身,导致了我无论是备战还是比赛中都很纯粹的下棋。夺冠的概率自然就大的多了。”

所谓“放下”,非常广义,关键是放下了什么?常昊,放下的是他过于苛求自己的责任心,其实他一直不缺责任心,因为天赋秉性,责任心已经深深融入了他的血液,他缺的是一种很纯粹的开开心心下棋的自由心态。祸福难料,1月8日最惨痛的失利,导致了大家对他期望值的降低,反而让他的责任心不用苛求,可以开开心心的专注于围棋本身,任督二脉因此被打通。从而在两个月后的应氏杯决赛中以全新的面貌夺冠。当然,这必须建立在常昊多年来在精神修养上的积累,尤其是2003年至2004年这一“从王者到蛰伏再到东山再起”的经历。不然,面对丰田杯的沉重打击,精神稍有不慎,就很容易崩溃自暴自弃。常昊,无愧于常昊!

在与常昊的聊天快接近尾声时,我问常昊:“当时知道自己夺冠后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是不是很美妙?”常昊说:“第一感觉是,原来夺冠是这样的感觉,早知道我之前六次早夺冠了(笑)”

我觉得没有前六次的经历,尤其是第六次惨痛的失利,也就没有第七次夺冠的辉煌。很多事情看似巧合,或许也是命运。常昊,也许就是上天派来在2005年夺取应氏杯冠军而生的。

 

 

 

     

Copyright © 2017-2018 Weiqi.ca. All rights reserved.